粘锅了的咸鱼酱

白沫纷涌的可乐

情景假设如下:

刚买的瓶装可乐被别人使劲摇过自己却不知情,因此一拧开就白沫纷涌

大概就是,联盟中的几组西皮在这种情况下的表现和反应

ooc预警:
人物属于虫爹
ooc归我



#喻黄#
黄少天(猝不及防地流了满手的可乐):卧槽是哪个家伙干的站出来快站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啊如果现在主动承认本剑圣还可以饶他的一命我数三下必问还不出来我可就不容气了啊!!一、二、二点五、二点方,二点七,二点八,二点九哎我都数到二点九了怎么还不出来啊非得数到三是不是bla bla
喻文州:郑轩,你去把卫生间门口的拖把拿过来拖一下。(无奈看,笑)少天,把乐乐先放一放,去把手洗了。一会儿我再去帮你买一瓶。乖~


#江周#
周泽档委屈巴巴地衣服上的可乐渍,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宝宝不开心”的奇妙气息,以至于不经意路过的经理产生了一种想冲上去抱着他哄道“乖宝贝你怎么了”的冲动。
“小周?”连门口的经理都能感受到,就更不用说一旁的江波涛了。
“江,可乐……”周泽楷连呆毛都软趴趴地搭拉着。
“我衣柜里还有一套备用的队服, 赶紧去把身上的换下来,脏衣服就放在我房间洗手池那里吧,我一会儿帮你洗了。还有,”江波涛微微一笑,“孙翔,是不是你偷偷摇了队长的可乐?”
被抓包的孙翔:⊂((・⊥・))⊃副队你说什么风太大了没听清

定情信物【3】

啊哈哈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以下正文

“原路返回?”韩文清看向叶修,征求他的意见。
叶修想了想,点点头:“行吧。”
于是两人换了个方向继续闷头赶路。

叶修突然向韩文清扔了一个什么东西。韩文清接住一看,一颗青色的果实。他疑惑的看向叶修。
叶修耸耸肩:“给你吃咯。人类不是要进食么?”
韩文清掂了掂果实,沉默半晌,实诚的说:“如果只有这么一个,我是吃不饱的。”
叶修:……你还真是实诚啊。
“前面应该还有些,边走边找吧。”叶修说着,大步向前。
韩文清默默跟上。

“叶修,你的衣服有口袋吗?”走了一阵,韩文清突然问,声音咕咕哝哝的听不太清楚。
“什么?”叶修没有听清,回头问。
然后他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老韩你这个样子哈哈哈!”
韩文清抱着十来个果子,如同第一次抱小孩儿的父亲一样,动作僵硬步履蹒跚,嘴上还叼着一个。
见叶修嘲笑自己,韩文清眉毛一挑,放下手中的东西,道:“过来。”
叶修惊恐的瞪大双眼:“你你你…..抢劫犯法的!”
韩文清忍住揍他一顿的冲动,走上前在他耳边说了一番话。
叶修沉默半晌,点点头:“好吧。


“准备好了吗?”韩文清沉声问。
“等,等等,”叶修蹲在地上抬头看他。“你,你确定这个方法可以吗?”
韩文清冷冷的看他一眼。叶修吓得浑身一颤,表情悲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准备好了吗。”
叶修顿时闭了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行,来吧。”
韩文清大步上前弯下腰揪住叶修衣领,气沉丹田臂上发力大喝一声,把叶修向上扔去。
“啊啊啊啊啊啊老老老老韩韩韩韩韩韩我我我我我好好好像像像像恐恐恐恐高高高高高——”叶修一边飞一边大喊,“我我我我我我现现现现在在在在在在在在在往往往往往下下下下掉掉掉掉掉了了了了了——”
“别废话!快按我说的做!”韩文清也抬头冲他喊。
“变变变变变变变——”
“咚”的一声,叶修落了地,头发通体晶莹根根直——显然,叶修把头发变回了原型。
韩文清一脸惊奇的看着他,叶修则悲愤的回看过去。
“哥的形象啊!一去不复返了啊!!”
韩文清顺手捡起一个果子,“噗”的插在叶修的头发上,
叶修:……我只想想静静。
韩文清上下打量了一番,点点头:“不错,和我想的一样。
叶修想象了一下自己的样子,只觉得心累。


韩文清看了看地上,有些犯难:“这么多,一个的插太麻烦了……”
他看着叶修,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
叶修被他看的毛骨悚然,连声音都抖了起来:“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韩文清走到他面前,弯下了腰。
下一秒,世界就颠了个倒——在他看来。
恩,我们力大无穷神勇非凡的韩文清把他抱了起来。
而且还是倒着抱的。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
诸位可还记得《水浒传》里“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经典情节吗?
就那样。

然后韩文清双手抱着叶修,像地上的那堆果子插去,仿佛他抱着的不是“人”,而是一把巨大的叉子
“叉子”:……我选择死亡。

定情信物【2】

顶锅盖回来了
最近在考试,背各种各样的专有名词中文译名名词解释简直要疯
再加上本咸鱼平时是喜欢手写码字
然后,emmmm
还好有舍友帮忙【真•钢铁姐妹情】


以下正文:


“现在信了?”
韩文清点点头。
“不过哥倒是觉得,自己还挺像人类的呀,你是怎么发现的?”
韩文清清了清嗓子,列举了一些疑点:
首先,他的体温一直很低很低,
其次,他不怕烫,而且不怕烫到刚烧开的水都能面不改色的喝下去的地步,
再次,有时候摸不到他的脉搏,
然后,他很少睡觉,却永远精力充沛,
最后,………………
叶修叹了口气打断他:“原来有这么多破绽吗?”
“还有,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仅自己没事儿,还同时救了我。”韩文清补上最后一条,难得的带了一点好奇的问,“不过,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钻石,所以摔下来的话,问题不大,而你是人类,直接摔下来的话,肯定会摔的粉身碎骨。所以说,人类就是麻烦。”叶修一脸“恨铁不成钢”摇着头。
韩文清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
"在你摔下山的前半段时间,我尽量展开身形,直到足以把你笼罩。然后我就变回本体,这样,就造成了一个临时的真空环境,在后半段时间你就开始做迅速直线远动。在靠边地面的时候,我把调整自己的速度,变得和你一样,同时拉着你不等地踩石壁减速,最终安全着陆。”叶修一脸诚恳。
韩文清:……虽然的看起来很诚思但还是感觉仍在胡说八道
“好啦老韩,别想太多了,赶紧走吧,咱得找条路出去是不?哥可不想在这儿过夜。”叶修在韩文清肩膀上拍了一下。韩文清被他拍得跟跄了一下,伸手揉了揉被他相进的地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力气这么大。他边揉边想。
“哎呦,抱歉啊老韩。刚拍了块石头力气没控制好。”叶修脸上没有半点诚意地道歉。
韩文清沉默片刻,率先迈步向前。

【填词·试】【原曲: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如题,只是一个尝试……
so,只有短小的两端

请自动带入高潮部分的旋律🎶


而你只是走到街对过
一言不发叼着烟沉默
挺拔背影孤寂落寞
如皇族落魄
权杖被剥夺


而你只是走到街对过
一言不发叼着烟沉默
不去看身后的龌龊
十年又如何
不过从头来过

——————————————————————————————————————————————

虽然是道姑朋友的填词,然而码的时候配的bgm却是皮尔金组曲里的在山中魔王的宫殿中

啊啊啊啊真的强推这首啊,超有感觉的

定情信物

那个啥的,之前的账号丢了找不回来
so,换了个号回来继续更……
p.s.之前那个 潘酱爱吃肉 就是我……

嗯,一篇一篇补

照旧的人物属于虫爹,ooc归我


定情信物
韩文清和叶修坐在石头上,面面相觑。两边是高耸入云的峭壁。

时间回到五分钟前:
韩文清觉得叶修很奇怪,奇怪到让他有一种“叶修不是人”的感觉。
他被自己吓了一跳,但思来想去却又觉得这个想法好像又有点道理。
身为全联盟最直接的人没有之一的韩文清找到叶修,开门见山的问:“叶修,你是不是不是人?”
于是,就造成眼下这种局面——很显然,叶修从山上摔了下来,而且顺手把韩文清也拽了下来。

叶修叹了口气:“老韩,你看你都说了些什么,害得我都从山上摔下来了。”
韩文清认真的重复了一遍:“我说,‘叶修,你是不是不是人?’”
叶修:…………
“唉,被你发现了啊。好吧,那我就说实话了,”他从石头上站起来,双臂打开仰头看天,“没错,哥不是人。哥是——神!”
韩文清额角的青筋不可抑制的跳了一下。

“好了好了,不逗你玩儿了,”见韩文清脸色又黑了些,叶修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其实呢,哥确实不是人。我是——”
“金刚石精。”


韩文清眼角跳了跳:“金刚石?钻石?”
叶修点点头:“对,就是钻石。”见韩文清一脸的不信,便拍了拍他,“来,起来一下。”
韩文清依言站起来,疑惑地看着他。
叶修也站了起来,深吸一口气,一拳把原本两人坐着的大青石打得粉碎。
韩文清:……
“你把我们唯一能坐的地方打碎了。”
叶修轻咳了一声:“你不是不相信我是钻石精么。这不在证明给你看嘛。”
“可是这只能证明你很硬。”
叶修噎了一下。他想了想,拔下一根头发递给韩文清,示意他吹一下。
韩文清接过,鼓起腮帮“呼”的吹了一大口气。
“变!”叶修突然叫到。
韩文清只觉得手中的头发突然变硬,捏起细看,发现竟是一根透明的细长针状物,还保持着之前被吹弯了的头发的“L”形。
“这是什么?钻石?你的本体?”
叶修点点头,“对,给你的定情信物。”
这下轮到韩文清噎了一下。

我我我……争取日更……